sands金沙vip厅-欢迎登录

搜索
加载中 ...

沪市首只“面值退市股”——2019年,A股退市之“退市大控”(大连控股)

12月12日,大连大福控股股份有限企业(退市大控,600747.SH)被上交所摘牌,其23年的A股生涯宣告落幕,股价定格在0.26元。退市大控也是继深交所多只股票退市之后,成为上交所“面值退市第一股”。

2018年以来,A股退市正在走向常态化。

2019年A股市场在加速出清。今年以来,已被强制退市或公告将被强制退市的A股企业已有12家。其中,重大违法3家(长生退、*ST康得、千山药机),面值退市6家(雏鹰退、华信退、印纪退、退市大控、神城A退、*ST华业),财务问题3家(众和退、华泽退、退市海润)。此外,还有9家企业被暂停上市。在业内人士看来,面值退市在实践中越来越多,这也是提高上市企业质量要求下的体现之一,退市制度未来也将继续完善。

大显股份

据公开资料,退市大控前身为大连显像管厂,始建于1975年。1986年成为我国规模最大、产品质量最好的黑白显像管生产商之一。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生产市场需求旺盛的彩管电子枪金属零件和装配彩管电子枪。1993年3月,改制成为定向募集股份有限企业,1996年9月16日在上交所上市。

企业股票早期简称“大显股份”,后来转型成为投资控股型企业,名称也变更为“大连控股”。

但企业经营状况近年陷入困境,主营业务向大宗商品贸易转型,不过总体表现欠佳。企业股价也长期维持在低位,特别是2019年以来,股价始终没有超过2元,最终跌破1元沦为“仙股”。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后,彻底滑下“面值退市”深渊。10月18日,上交所决定终止企业股票上市。

同时,企业近年来内部控制失效,大股东长期占用企业巨额资金,企业经营连年亏损,2018年度亏损高达15.65亿元。财务审计报告也连续3年被出具“非标”意见。此外,企业涉及多起借款担保诉讼、中小投资者证券虚假陈述诉讼,主要资产和银行账户被查封冻结。

在退市前,退市大控股价报收0.26元,总市值还剩3.81亿元。如果从历史股价高点算起,退市大控市值缩水近130亿元。而自10月28日退市整理期首日开始,到退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又累计下跌约6成。

连亏9年

*ST大控面临今天的穷途末路其实早有征兆,由于技术的升级迭代,在企业传统的显像管业务快速衰落后,转型不力,盈利能力一直未能得到根本性的改善。WIND统计数据显示,在2005年到2018年的14年里,*ST大控扣非净利润有13年都是负值。自2010年起,企业扣非净利润已经连亏9年。面值退市,也不过是让其“走”得更快了一些。

数据显示,由于传统显像管电视逐步淡出消费者视线,自2004年起,*ST大控的传统业务盈利水平就呈下降趋势。2004年,虽然彩枪零部件、线路板、塑料品及模具等几块业务的收入较2003年还有所增长,但毛利率均出现大幅下滑。整体上,2004年企业营业收入同比降低16.44%,净利润则大幅下降了30.89%。

受平板电视渐成消费潮流的影响,2005年*ST大控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刨除当年纳入的房地产业务以及投产的手机业务收入方面影响,企业实际可比产品收入较2004年减少了1.18亿元,毛利率也同步大幅下降。企业披露的2005年报显示,当年企业净利润亏损1.91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2.01亿元。自该年起一直到2018年,*ST大控扣非净利润仅在2009年盈利918.57万元,其余年份皆是亏损状态。

“现代电子加工是企业的传统优势产业,但没有核心技术,未能顺应市场及时升级,错失了发展的机遇。”对于企业发展遇到的问题,有业内人士表示,“产业基础、有经验的技术工人都是有力的竞争优势,企业还是国内较早涉足手机业务的企业,但在技术研发上投入有限。转型初期,企业把眼光和精力大部分放到了与主业关联度不大的房地产、金融等领域,战略不清晰,随着市场热度变来变去,最后只能是疲于应对保壳。”

卖房营救

为避免退市,*ST大控也曾不遗余力。仅今年以来,企业就抛出多个投资收购计划,想借重组实现新生。2019年4月份,*ST大控曾提出要收购高登大酒店部分股权,但在交易所两轮问询后,企业最终终止了这次收购。6月份,企业又筹划用全资子企业上海昶御科技以现金方式收购梓宁建设集团100%股权,计划安排的资金来源为年初天津大通铜业承诺归还的预付款。不过临近最初承诺的还款日期,*ST大控却公告为防止还款后被实行划走,还款期限又延期到了今年年底。截至目前,这笔待偿还的款项仍无音信,此次重组最后也告吹。各种花式保壳,难见实际成效,投资者信心越磨越淡。今年4月份以来,企业股价接连下挫,并曾多日跌破面值。

9月11日,其董事长林大光甚至决定“卖房增持”来试图挽回局面。

公告显示,林大光拥有位于深圳前海多套房产,将通过处置部分房产及抵押贷款方式筹资增持股票。拟增持企业股份金额不少于5000万,不超过2亿。 实施期限为自9月12日起的6个月内。

但事实上,在今年6月前任董事长梁军因身体原因辞职后,1978年的林大光才走马上任,此前并未持有企业股份。可想而知,当时任职于移动电源租赁企业云租电董事长的林大光属于临危受命。

然而,林大光的“卖房大营救”在投资者看来稍有“炒作”嫌疑,此举并未让企业股价发生转变,9月12日,股价继续下跌4.82%,此后更是跌势不止。

大控“失控”

今年7月,上交所披露了退市大控多项违规事项。

关联方违规占款方面,退市大控与天津大通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退市大控全资子企业福美贵金属与天津大通于2016年5月签订《电解铜买卖合同》,合同金额为30亿元,合同期限为1年。截至2016年6月30日,福美贵金属向天津大通预付了总额为17.46亿元的货款。但双方并未切实开展合同项下的真实贸易活动,合同签订后尚未发生任何实际交易。上述17.46亿元的预付账款未归还上市企业,已形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2018年4月23日,天津大通向退市大控归还5亿元预付的贸易货款。天津大通通过第三方将5亿元资金偿付退市大控后,2018年4月27日资金又返回至资金流出方,预付账款并未实际偿还上市企业。退市大控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天津大通向企业归还的5亿元预付账款存在不真实的情况。

违规担保方面,2011年2月22日,退市大控在未履行审议程序的情况下,为其控股子企业瑞达模塑与博仁投资《借款合同》项下5000万元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占企业2010年经审计净资产的6.3%。2014年12月2日,博仁投资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将瑞达模塑、退市大控、自然人代威列为被告。

2015年3月24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瑞达模塑向博仁投资偿还借款5000万元,退市大控需对此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2016年6月23日,退市大控全资子企业福美贵金属在未履行审议程序的情况下,为杭州智盛向中行杭州庆春支行贷款7000万元提供担保,占企业2015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4%。2017年3月15日,中行杭州庆春支行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杭州智盛偿还借款本金、利息及相关费用合计7100余万元,请求退市大控及其他担保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2018年7月,退市大控公告披露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令企业对本息合计金额6463.66万元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上述对外担保事项均未提交董事会审议,也未予披露。

此外,2017年年审会计师对退市大控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企业财务管理制度存在两项重大缺陷:子企业银行账户在开立过程中未履行必要的程序,也未进行定期的银行账户检查;母企业未能及时记录子企业开具的商业汇票,未能及时记录投资款项。

来源:禾父领鲜说

? 著作权归编辑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编辑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19
12/26
10:23
科莱聊财经 科莱聊财经 289 关注 18754 关注财经热点,股市资讯,悦享财经人生! +关注
最近文章
  • 国常会:对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 2020-09-23 20:12
  • 中办、国办:确保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支撑乡村振兴的力度不断增强 2020-09-23 20:03
  • 创业板史上最大IPO!“巨无霸”金龙鱼来了,你能中签吗? 2020-09-21 20:55
  • 25天!蚂蚁集团"闪电"过会,有机构给出2.5万亿元目标市值 2020-09-18 21:35

推荐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