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s金沙vip厅-欢迎登录

搜索
加载中 ...

新宇药业IPO:毛利率波动明显,频踩IPO禁区

打新股啦 · 2019-12-30 10:31

出品|钙媒体

编辑|周建波

一轮轮的上市潮开始上演。不过,大潮之中,难免鱼龙混杂,如何鉴别真实的投资价值,显得关键。尤其在当前的行业乱象面前,一些企业表现值得考量。比如新宇药业。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新宇药业成立于2000年,位于安徽省宿州市生物产业园,以研发生产微生物药物为主的综合性制药企业,是国内抗生素原料药主要生产商之一。其法人代表孟新华,注册资本9000万元,最大股东为孟新华个人持股43.74%。

产品结构单一

数据显示,新宇药业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营收分别为4.61亿元、4.34亿元、4.63亿元、5.4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32%、-5.66%、6.51%和16.83%;同期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18亿元、0.40亿元、0.63亿元和0.7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5.23%、-66.37%、59.38%和19.65%。

不难看出,新宇药业近年的净利润规模变动较大。究其根本,在于新宇药业的产品结构较为单一。

据了解,新宇药业主要生产盐酸林可霉素和克林霉素磷酸酯两种原料药。

在2015-2018年,上述两种产品实现的销售收入合计占当期总营收的99.82%、97.65%、94.99%和90.4%。如此之高的占比,表明这两种产品是支撑新宇药业主营业务的主力,产品结构单一性的短板也暴露出来。

新宇药业招股书称,若市场形势发生不利变化,企业未能及时调整产品结构,将对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这也是其承认的一项重大风险因素。

同时,产品单一性,也会导致企业毛利率明显波动。

新宇药业在招股书中也提到产品价格波动风险,称若同行业产能大幅扩充或市场出现其它不利变化,导致企业主要产品销售价出现不利波动,将可能导致企业利润水平有所降低甚至对企业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以主营产品盐酸林可霉素为例,2014 年下半年至 2015 年,其销售单价分别是384.40元/十亿、539.85元/十亿,而其单位成本分别为 254.41 元/十亿、 278.98 元/十亿。

可见,销售单价增速远大于单位成本增速,导致盐酸林可霉素产品毛利率由2014年的33.82%上升至2015年的48.32%。究其原因,是由于厂家因环保政策影响停产,市场供不应求,导致盐酸林可霉素价格逐步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克林霉素磷酸酯也因环保政策影响导致2015年度销售单价大增,单位成本由787.96 元/千克下降至604.11 元/KG,导致克林霉素磷酸酯毛利率油2014年的10.44%上升到2015年的54.51% 。

当然,这样的好事只是暂时发生。资料显示,2015-2018年市场竞争加剧,其毛利率分别为49.77%、32.18%、37.14%和33.91%。

企业高管更迭频繁

企业管理层方面,据招股书描述,孟新华持有新宇药业共计3936.92万股,持股比例达到43.74%,为企业实控人。

值得一提的是,新宇药业的董事会秘书在三年内四次变动,财务总监也在三年内经历了三次更换,且原因均为个人原因离任。

招股书显示,2016年12月,因个人原因,赵祖强不再担任企业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职务。有媒体注意到,赵祖强是新宇药业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共持有172.125万股。

其后,新宇药业聘任孟雨为董事会秘书。招股书显示,孟雨是该企业实控人孟新华的女儿,出生于1990年,硕士研究生学历。2015年4月开始担任企业总经理助理职务,2016年12月兼任董秘一职,当时孟雨年仅26岁。不过在2018年1月,孟雨因身体原因辞任董秘一职,在董秘岗位上仅工作了13个月。

同一时期,新宇药业聘任蒋峰为新一任财务总监。资料显示,蒋峰同赵祖强一样,也是新宇药业发起人之一,并且共计持有新宇药业172.125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91%。2019年5月,蒋峰因个人原因辞职,其在财务总监岗位上共任职两年半的时间。

2018年1月,李德亮接替孟雨担任新宇药业董事会秘书一职,他持有企业29.51万股,但就在2019年5月,李德亮也因个人原因离职。

2019年5月,新宇药业聘任王佩剑为企业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此前,王佩剑曾在安徽省皖北煤电集团财务企业任计划财务部部长,在淮北市建投集团任副总经理。

不仅仅是这两个职位,报告期内新宇药业还有多名董事高管离任,2016年12月,江金锁因个人原因辞去企业独立董事职务,张文因个人原因辞去企业副总经理职务,2016年12月,因内部职务调整,刘瑞华不再担任企业副总经理、仅担任企业董事。

在企业上市环节中,董事会秘书和财务总监对于招股书的撰写与核实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新宇药业高管的频繁变动显然不是利好信息。

环保与研发方面又出新问题

新宇药业作为一家医药企业,确实会在环保方面会面临较大的成本压力。根据企业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企业截至2018年12月31日支付排污费、检测费、污水处理站运行费分别为2129万、2230万和3283万。现在环保越来越重要,在环保方面开支也是完全正常的。可惜的是,在这么巨大的环保支出之下,依然在环保方面出现问题。

仅仅2018年就出现了两次问题。在2018年6月20日和21日的GMP飞行检查中,企业因为盐酸林可霉素粗品间的直排效果不佳,房间内的丁醇气味很浓,存在着安全生产隐患等8项一般缺陷,被要求限期整改。

2018年10月,生态环境部发布通报,安徽省的环保督察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了新一批督察发现的突出环境问题。其中就提到了新宇药业的名字,其中指出企业存在着有机废气尾气处理吸取不完全、处理工序不规范的问题。同时,宿州当地媒体也提及位于工业园的新宇药业现场气味较重,且药厂距离周边村庄较近,并不符合卫生防护距离的要求。

同时,企业在研发方面也存在一定问题,同企业列举的行业可比企业相比,企业的研发费用明显偏低。企业在招股书中提到的同行业可比企业中,有三家都是A股已经上市的企业,分别是富祥股份(300497,股吧)(19.480, -0.03, -0.15%)、同和药业(300636,股吧)(27.860, 0.09, 0.32%)以及美诺华(603538,股吧)(24.630, 0.18, 0.74%)。其中富祥股份美诺华2018年的营收都在8亿以上,而同和药业2018年的营收为2.6亿。富祥股份美诺华由于营收大幅高于新宇药业,那么研发费用也较新宇药业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2018年营收仅仅是新宇药业一半的同和药业,其研发费用也高于新宇药业,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经数据表明,新宇药业2018年营收为5.4亿,同和药业2018年的营收为2.6亿,而研发费用方面,同和药业2018年的研发费用是2535万而新宇药业2018年的研发费用为1879万,若从环保费率上对比,2018年同和药业的环保费率将近10%,新宇药业2018年的研发费率仅仅勉强超过3%。环保和研发两个方面,短期对企业的影响可能都不大,但是长期对一个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钙媒。文章内容属编辑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来源:和讯网

? 著作权归编辑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编辑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19
12/30
10:31
打新股啦 打新股啦 2428 关注 47418 凡事都有套路,万务都讲姿势,姿势重要性不言而喻。这里有打新股的正确姿势,非新不炒,姿势对了,快人一步! +关注
最近文章
  • 依依股份IPO:九成营收依赖境外,毛利率垫底且波动较大 2020-09-30 10:37
  • 嘉和美康冲刺科创板:中国人寿、阿里健康参投,三年累亏过亿元 2020-09-26 12:36
  • 期货企业集体抵制之后文华财经重启IPO 2020-09-26 10:36
  • 年内“最惨”新股诞生:上市首日即开板一签仅赚不足9000元 2020-09-25 12:35

推荐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