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s金沙vip厅-欢迎登录

搜索
文章
2020
01/06
20:15

从“高存高贷”到“囊中羞涩” 天夏智慧巨额投资真实性存疑

从“高存高贷”到“囊中羞涩”,天夏智慧有大量资金去向不明。其对于交易所的问询虽有回复,但回复的内容却是十分的模糊,巨额资金的最终去向也依然成谜。那么,天夏智慧当初的巨额资金本就存在虚构?还是说企业资金管理已经出现问题?

在2019年12月,天夏智慧因存在大量银行短期借款逾期导致账户被银行冻结,相比此前拥有十几亿元的货币资金时的盛况,目前账户上实际存在的货币资金仅有数百万元。

对于大量资金的去向,交易所也曾下发了关注函,而天夏智慧的回复内容仍让人不清楚其巨额资金的最终去向。那么,这到底是企业当初的巨额资金本就存在虚构?还是说企业资金管理出现问题?或是提前预感到事情有所不妙,不仅天夏智慧大股东们在纷纷减持企业股票,且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也相继辞职,若迭加接踵而至的数十起诉讼,天夏智慧目前所面临现实情况可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从“高存高贷”到“囊中羞涩”

天夏智慧的前身是曾经斥巨资邀请林心如、李连杰、古天乐、黄圣依等明星为代言人的知名化妆品品牌“索芙特”,虽有名人代言,但2016年以前的业绩状况却不怎么好,净利润偶有盈利,勉强保壳。2016年,索芙特剥离了原有化妆品和医药流通业务,以非公开发行新股的方式收购了天夏科技,进入智慧城市产业领域,股票简称更名为天夏智慧。

根据天夏智慧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在业绩对赌未完成的最初两年(2016年和2017年),业绩表现还是相当不错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了186.41%和30.39%,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了12841.17%和73.44%。截至2017年末,账户上的货币资金规模达到了14.65亿元。然而就在其业绩表现极其抢眼,“金银满仓”的背后却存在不小的疑点。

资金方面,账户上躺着的14.65亿元随时可以支取的银行存款,对于当年收入规模不足17亿元的天夏智慧来说,绝对是相当富有的,可疑的是,就在这一年,企业却新增了4.05亿元的短期借款,使得当年短期借款金额提升至5.05亿,其中质押借款2亿元,保证借款3.05亿元。如果说这些短期借款只是短期周转急需使用,用完第二年赶紧偿还掉也就罢了,可问题在于,企业在2017年末账上存在巨额货币资金的情况下却没有将这些短期借款“终结”掉,反而到了2018年末,短期借款金额进一步提升到5.27亿元。天夏智慧在账上有大量资金的情况下,宁愿支出大量银行利息而不愿结束银行借款行为是属于非常典型的“高存高贷”现象。要知道,近两年很多企业爆雷的最典型现象就是“高存高贷”,如2019年“爆雷”的康美药业就曾一度存在“高存高贷”问题,最终因存在虚增货币资金、虚增营业收入、利息收入及营业利润等违法事实被戴上了“ST”的帽子;华泽退在2015年时也存在“高存高贷”的现象,最后被查实,大股东大肆违规占用上市企业资金无法偿还,企业最终走向了“华泽退”的不归路。

有意思的是,天夏智慧“有钱”的日子也像华泽退一样并不长久,到2018年末,天夏智慧的货币资金就急剧锐减到3.04亿元;2019年三季度末,进一步缩减至247万元,与此同时,账户中的短期借款也大幅增加到5.9亿元。一年多时间,该企业就从一个多金的“高富帅”突然变成了囊中羞涩的“矮矬穷”,这种异常的变动难免让人对该企业未来经营感到担忧。

资金去向成谜 巨额投资真实性存疑

2018年末时尚有3.04亿元的货币资金,到了2019年中报,该企业账户上的货币资金就仅剩下不足247万元,货币资金较期初减少99.17%。那么,天夏智慧如此巨额的资金又到底去了哪里呢?

实际上,这个问题也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注意,并对其下发了关注函,而天夏智慧在回复函中表示:“企业于2018年中标《贵州省贵定县城市管理配套设施PPP项目》,同期与商业合作伙伴签署针对该项目的合作协议,约定合作合同签订、项目建设、项目运营、项目采购等工作;双方于本年度3月份签署了合同书,合同约定双方共同推进《贵州省贵定县城市管理配套设施PPP 项目》正式合同的签订。为了尽快完成该合同的签订,合同约定向对方支付3.02亿元,该笔款项仅用于为履行《贵定县教育基础设施及城市管理配套设施PPP项目》的存量债务而进行的相关款项支付,于本年度3月份和4月份合计完成支付3.02亿元。如未能在2019年底之前与业主单位签署正式项目合同,将向我企业退还支付的全部款项。”也就是说,其为了促成一个项目合同签订,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天夏智慧就将账户上大部分的资金拿来替别人履行“存量债务”了,而无视自己账户上尚有的将近6亿元的即将到期的短期债务。另外,从其4月份将款项支付出去后,账户便囊中羞涩了。问题在于,在2019年剩下的6个月里,企业就不开展其他业务,专门坐等这一合同的签署了?很显然,天夏智慧的说明显得一点也不“智慧”,难免让人怀疑其资金去向的真实性。

此外,该项支出在2019年4月就已经支付完成,然而截至其2019年11月7日回复问询时已经过去半年有余,对于该款项的支付情况,天夏智慧一直未进行披露。要知道,该项支出涉及金额3.02亿元之巨,此项支出后,企业所剩货币资金寥寥无几,对其流动性影响巨大,严重影响到企业未来的经营发展和债务偿还能力,可对于如此重大的支出,企业竟然长时间不予以披露,这显然有违信息披露的相关原则。

根据天夏智慧此前披露的信息,《贵定县教育基础设施及城市管理配套设施PPP项目》的中标联合体为杭州天夏科技集团有限企业(牵头人)和七冶金海建设有限责任企业,而其上述3.02亿元的支出,到底是给了七冶金海建设有限责任企业,还是支出给了该项目的业主方?企业在回复函中给出的说明也是语焉不详。另外,2019年已经结束,可从该企业公告信息来看,并未出现天夏智慧披露该项目正式签署的公告,那么,这个项目到底存不存在,为何迟迟没有动静?

除了货币资金的异常变化,天夏智慧其他流动资产的变化也同样惹人生疑。2018年期末,该企业的其他流动资产金额为3.61亿元,而到了2019年中报时,其他流动资产金额却一下子增长到了9.54亿元,较期初增加了164.48%,其中,预付投资款余额高达9.52亿元。那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根据天夏智慧给深交所回复函披露的信息,2018年12月,天夏智慧认购了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北京海科金)1.93亿股,认购金额为3.50亿元,持股比例为7.06%。款项已于2018年12月实际支付完毕。既然其2018年末就已经支付了款项,现在2019年已经结束,2020年都开始了,按道理应该已经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才对,而若真的持有7.06%的股权,则应该为该企业的第五大股东才对,可《红周刊》记者根据天眼查获取到的信息显示,北京海科金共有6位股东,其中并无天夏智慧的身影。从该企业的股权变更历史来看,也未见天夏智慧有曾经介入过的痕迹。由此来看,天夏智慧3.50亿元所谓的预付投资余额就十分令人怀疑了。

除了那可疑的3.50亿元股权认购,天夏智慧在回复函中还曾披露,其2019年4月还与溧阳恒信实业发展有限企业签署股权收购框架协议,按照约定支付恒信5000万元作为本次收购的预付款,同时支付55000万元作为共同开发智慧办公及智慧园区样板工程的示范项目的投资及开发保证金,以上共计6亿元,已经于2019年4月26日支付。然而对于这笔预付,截至2020年1月2日,根据天眼查查到的信息,恒信实业的股东只有一人,那便是其实际控制人刘培龙,至于天夏智慧,从其历史变更来看,也根本没有介入过的痕迹。

与此同时,既然其2019年4月26日已经支付了这笔金额共计高达6亿元的投资款项,那么这6亿元又是从何而来呢?其账户上的货币资金在上文中已经先容过,有3.02亿元为了项目合同签署,帮别人履行了“存量债务”,而2019年上半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1.78亿元的净流出,既然企业的经营尚且需要从其他方面寻求支援,就更不可能有6亿元让其投资了;筹资方面,其当年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也为负值,为1600万元的净流出,这里也没有资金来源;而投资活动当年的流入金额中,仅有4.99亿元的“收回投资收到的现金”,而该金额相比起6亿元的投资仍然差了1亿多元,那么这多出来的1亿元的资金又从何而来的呢?

这还没有完,据天夏智慧披露,其2019年4月还曾与浙江丰道投资管理有限企业签署增资协议,浙江丰道投资管理有限企业估值2300万元,其投资人民币200万元,占本次增资完成后企业注册资本的8%。投资款已于2019年4月支付。正如上文所述,从其现金流量表来看,上述项目尚且有1亿多元不知从何而来,而这200万元的资金来源就更无从谈起了。而且从天眼查查到的信息来看,浙江丰道投资管理有限企业的股东中同样找不到天夏智慧的身影。

难道天夏智慧真的成了“冤大头”,数亿元的投资连一点可以确认的股权都没有拿到?

大量银行借款逾期

信息披露劣迹斑斑

正如上文所述,今年三季度天夏智慧的短期借款金额高达5.9亿元,此外,单单应交税费就高达5.5亿元,面对如此状况,其却表示,拿出了巨额资金帮别人履行存量债务,而且还拿出9.52亿元进行了股权投资,这真是令人大跌眼镜了,自己的银行借款风险难道就不需要考虑了吗?果不其然,其银行借款的风险就爆发了。

2019年12月2日,天夏智慧发布《关于短期借款逾期及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其表示:天夏智慧与子企业天夏科技、重庆聚盈及西藏智天夏受到国家整体经济发展放缓、融资规模受限等影响,延续建设项目及新建项目都有受到一定影响而出现建设速度放缓的现象,从而造成营业收入的下降;另外受政策环境及信贷收紧等因素影响,部分满足收款条件的应收账款未能按时收回,从而导致报告期内应收账款余额同比大幅增加,由此带来的资金压力导致企业短期借款逾期及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况。而其逾期金额高达5.9亿元。其中民生银行的一笔6000万元的借款期限为2017.12.25~2018.12.25,也就是说,这笔借款实际上2018年底就已经逾期了。此外,其他银行借款的最后到期日也都在2019年的3~6月份。既然银行借款早已逾期,那么为什么天夏智慧不赶紧偿还呢?而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其却能拿出9.52亿元真金白银来投资其他企业股权,去上文中给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所说明内容的合理性就存在很大问题了。

实际上,天夏智慧信息披露方面早就劣迹斑斑了。2017年6月至2018年2月,天夏智慧5次为杭州秦商体育学问有限企业等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相关担保合同均由时任董事长夏建统签署,并盖有上市企业公章,累计金额达6.58亿元,占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1.82%。然而,对于此关联担保事项,天夏智慧并未履行股东大会、董事会审议程序,也未及时进行披露。

2018年1月12日,天夏智慧与锦州恒越投资有限企业(以下简称“锦州恒越”)、杭州睿康体育学问有限企业(现更名为“杭州秦商体育学问有限企业”)、睿康文远电缆股份有限企业(现更名为“远程电缆股份有限企业”)作为共同借款人与湖州四信投资合伙企业签订借款合同,向其借款3000万元。2018年1月12日,锦州恒越收到借款3000万元。锦州恒越持有天夏智慧16.41%股份,而对于该共同借款,天夏智慧未及时进行披露。

2018年6月以来,天夏智慧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陆续卷入与时任董事长夏建统实际控制的关联方企业有关的民间借贷纠纷而被相关借款方诉至法院。截至2019年10月,天夏智慧涉及的有关诉讼有6起,涉及金额合计不少于6.5亿元,其中,至2018年8月6日国厚金融资产管理有限企业、中信银行合肥分行起诉天夏智慧,要求连带偿还有关借款本金和利息时,其累计涉诉金额已达5.62亿元,已达最近一期(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0.09%。而天夏智慧也并未及时对上述涉及的重大诉讼事项进行披露。

信息披露违规屡屡发生,于是2019年10月,广西证监局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有了这诸多劣迹斑斑的信息披露,该企业的信誉度已经严重受损,其披露信息的真实度就让人产生了深度的怀疑。而该企业账户上存在巨额资金的情况下,仍旧大肆向银行借款,这本来已经十分可疑,而其说明的资金去向却并不合理。此外,在巨额负债压力下,其却不管债务逾期,而拿出大量资金投资其他企业股权,这种说明又哪来合理性而言?从这诸多迹象来看,很难说天夏智慧不会是2020年的“ST康美”或者“华泽退”!■

? 著作权归编辑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编辑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证券市场红周刊 证券市场红... 1155 关注 33786 《证券市场红周刊》是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企业信息刊物,被美国期刊协会评选为世界十大财经媒体之一,在中国证券类杂志市场占有率超过80%。 +关注
最近文章
  • 下半年万亿开局,蓝筹牛“启动”,金融地产龙头存估值修复机会 2020-07-05 20:01
  • 开元股份承诺期罢业绩“变脸” 实控人退出背后财务数据存疑 2020-07-05 20:01
  • 蒙泰股份拟创业板注册上市 营业收入数据异常问题难解 2020-07-05 20:01
  • 动力电池激光焊接行业领先 联赢激光发力自主研发 2020-07-04 20:02

推荐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