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s金沙vip厅-欢迎登录

搜索
加载中 ...

权健帝国覆灭,波及这几家上市企业

近日,备受瞩目的权健案尘埃落定,权健被罚人民币一亿元,董事长束昱辉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万元。

权健案尘埃落定,董事长束昱辉被判9年

2020年1月8日,权健案在天津市依法公开宣判,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企业(下称“权健企业”)及被告人束昱辉等12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被告单位权健企业罚金人民币一亿元,判处被告人束昱辉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万元。昱辉当庭表示认罪服法。在案件庭审中,许多此前笼罩在权健身上的谜团得以进一步破解。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权健案爆发的导火索是2018年12月25日“丁香医生”发表的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丁香医生提及一位名叫周洋的女童,在查出肿瘤后,经过医院手术和化疗的帮助,身体几乎恢复成正常。但后来在权健企业介入后,周洋病情恶化最终失去生命。不过,权健企业却仍对外宣传周洋重获新生。

“丁香医生”的文章火爆网络后,各大媒体也纷纷爆料权健企业的隐藏问题,包括理疗仪器不合格、天价鞋垫、传销现象乱象横行。2019年1月7日,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被天津市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2019年1月13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对束昱辉等16名犯罪嫌疑人依法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自此,监管部门开始了对权健企业的全面调查,在经过历时近1年的调查及审理后,随着天津市法院的判决,权健案终于尘埃落定。

据悉,通过“拉人头入会,逐级返利”的模式,权健发展出了近400万人的销售队伍,最多的达600多个层级,涉及资金300多亿元。

法院一审判决指出,2007年以来,权健企业以高额奖励为诱饵,引诱他人购买成本与售价严重背离的产品成为会员,再以发展会员的人数为依据进行返利,诱使会员继续发展他人参加,形成金字塔式层级关系,获取巨额经济利益。束昱辉作为权健企业实际控制人,对企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起决定作用,其他被告人分别按照束昱辉的授意参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或作为权健企业经销商,发展会员参与传销活动。

法庭宣判,对束昱辉以外其他11名被告人分别判处3年至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对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并上缴国库。

束昱辉还是上市企业金财互联重要股东

除了在直销及保健品行业外,权健及其董事长束昱辉还触及多个其他领域。权健及束昱辉较大众所熟知的事情是在足球领域的出手阔绰。2015年初,权健就出资1亿元冠名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球队天津泰达;2015年7月,权健全资收购中甲球队天津松江,成立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借助足球,权健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度。2015年10月,束昱辉还进军房地产行业,注册成立了江苏权健置业有限企业。公开资料显示,权健旗下有4家与房地产直接挂钩的企业,分别设在盐城大丰区以及天津。

此外,权健也将触角伸向了资本市场,2016年1月,丰东股份发布重组预案,以12.13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1.48亿股,并作价18亿元收购方欣科技100%股权,同时以16.14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募资不超过12亿元用于标的企业项目建设等,这一过程中,束昱辉斥资4.3亿元,认购丰东股份2664.19万股,持股上市企业比例5.43%,成为上市企业第六大股东。

在此之前,束昱辉与该企业实控人朱文明已成一致行动人,二者持有企业股份比例33.38%。2017年重组完成后,丰东股份更名为金财互联(证券代码: 002530.SZ),企业主营业务从传统的热处理行业进入到互联网财税行业。截止2019年三季报,束昱辉依然是金财互联第六大股东。

而当“权健事件”发生后,金财互联股价从2018年12月25日开盘的7.90元/股,跌至2019年1月2日收盘的6.07元/股。在彼时束昱辉被拘,权健集团成为众矢之,而当时,企业的第一大股东为江苏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企业(以下简称:东润投资) ,以“权健”冠名。2019年1月8日金财互联公告称,因避免市场误解及自身经营发展需要,控股股东名称由“江苏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企业”变更为“江苏东润金财投资管理有限企业”。此后,企业分别在2018年12月29日和2019年1月3日发布了《关于与权健集团有限企业以及束昱辉先生关系说明的公告》(以下简称:关系说明)和《关于股价异动的公告》(以下简称:异动公告)等两个公告,希翼在风口浪尖上,与权健集团和束昱辉保持距离。

根据关系说明公告披露,东润投资虽然冠名“权健”二字,但是该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却并非权健集团的实控人束昱辉,而是金财互联的实控人朱文明,朱文明持有东润投资股份占其总股本之比为57.25%,实际控制东润投资持有金财互联占比19.75%的股份。此外,朱文明还直接持有金财互联8.35%的股份。

束昱辉是东润投资的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为23.99%,来自于2015年3月,通过收购其他股东所持东润投资股权而来。通过持有东润投资的股份,束昱辉间接持有金财互联的股份占比为4.74%。此外,在2016年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中,束昱辉直接增持了占企业总股本之比为5.43%的股份,两者合计持股占比为10.17%。

2019年11月30日,金财互联发公告称,束昱辉个人名下所持企业股份,被天津市公安局武清分局申请冻结,按照目前股价计算,被冻结的股权总价值超过5个亿。

此外,权健集团还是新三板企业宏乾科技(证券代码:837035.OC)的第三大股东。2018年,权健投资了新三板企业宏乾科技约2500万元,布局安防领域。 

在互联网投资方面,权健集团还斥资1.5亿在B轮领投了互联网教育的云学时代。令人错愕的是,束昱辉当时还表示过,不管是投资教育还是安防产业,它们本质上都具有一定的公益属性,而对公益事业的看重是权健大掏腰包的重要原因。

权健覆灭,保健品行业或受波及

除了上述直接参股企业外,权健案的影响并没完结。经历这次事件,直销、保健品行业陷入了信任危机。

直销方面,2019年6月4日,商务部发布《关于发布直销备案产品、直销培训员和直销员复核登记结果的公告》(下称《公告》)显示,此次完成复核登记的共有89家直销企业,直销备案产品复核前(2018年12月底)数量4304种,复核后减少1917种,减少44.5%。整体而言,2019年直销行业出现缩水,不少企业已经宣布破产。

除了直销行业以外,保健品行业也受到了一些波及。从已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看,部分保健品行业的上市企业业绩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上市企业江中药业(证券代码:600750.SH)前三季度保健食品及其他板块收入同比减少35.70%,毛利率同比减少4.4个百分点。

而另一家保健食品上市企业金达威(证券代码:002626.SZ)2019年三季报显示,企业前三季度营业收入22.97亿元,同比增加10.47%,但是归属上市企业股东的净利润5.28亿元,同比减少18.88%。

此外,圣济堂(证券代码:600227.SH)2019年前三季度利润亏损16.74亿元,一方面是企业化工业务成本高企,形成亏损,另一方面则是企业保健品业务长期停工。

目前,保健行业环境较为艰难,遭遇了包括营业额缩减;行业声誉大幅受损;国外保健食品火爆以及国内资本外流;索赔事件激增等困境。

不过,类似于权健的保健品被吹成了“神药”,本身就不妥。规范发展是保健品行业必行之路,权健从当年风水生起到轰然倒塌可能只是保健品行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典型案例,相信经过优胜劣汰的洗牌,真正合法合规的优质保健品企业能够在行业低潮获得成长,脱颖而出。

? 著作权归编辑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编辑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01/13
18:05
金色光 金色光 433 关注 34199 金色光放眼财经领域 专注新三板的信息传播 +关注
最近文章
  • 两“造假股”被追究法律责任,ST康美却找到“接盘侠”收获11... 2020-09-18 17:34
  • 科创板首例举牌花落铂力特,举牌者朱雀基金过往战绩不俗 2020-09-18 17:28
  • 奥普特冲科:曾侵犯竞争对手商业机密,产能利用率或虚高 2020-09-17 17:41
  • 蚂蚁集团上市大家欢迎,但能否也做个信息披露的好学生了? 2020-09-17 17:39

推荐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