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s金沙vip厅-欢迎登录

搜索
文章
2020
04/23
13:49

分析近两年被做空的中概股:谁在主动减持?谁在割肉离开?

编辑|Resin

随着近几年中国企业越发频繁的在美国和香港上市,做空机构做空中概股的频率也在不断增加,几乎每年都有不下十个中概股企业被做空。但随着这些企业应对能力的提升,做空中概股的难度也在不断增加。

这些做空机构宣称的做空中概股的原因大多都是一个:信息不透明。

反做空研究中心通过整理,发现近两年来被做空的中概股有一个规律:被做空的实业企业在增加,互联网企业也时常被做空。原因是实业企业的产品生产量、销量,甚至是利润等数据通过线下调查的方式很容易就可以计算出,但这套在互联网企业身上却行不通,这也造成了近几年做空机构针对互联网企业的做空很难取得较大成功。

比如好未来、拼多多、瑞幸咖啡等中概股,屡屡登上做空机构的做空名单。相对于实体产业的工厂、器械等有形资产,互联网企业的资产“看不见摸不着”,容易变成泡沫。另外,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发展速度太快,像拼多多、瑞幸咖啡,仅成立2、3年就登陆资本市场,再加上通过不断烧钱扩张市场份额的商业模式,更遭到不少投资者的质疑。

反做空研究中心发现,面对互联网企业,做空机构传统的调查方式失灵了。所以,对做空机构来说,更稳妥的方式还是对实体企业的做空,如安踏体育,近两年来被浑水、GMT、杀人鲸等多家做空机构做空。

做空机构的做空行动中,揭露造假企业是一种表面上的手段,但要深究原因,在商言商,无利不起早,恐怕更多的目的是为了钱。通过此前媒体总结出的做空机构工作过程图可以知道,做空机构锁定做空对象主要通过外部线索、频繁更换审计机构和高管、经营数据有悖常识、不分红、频繁融资、工商局报表和对美报表不一致等为切入点,从财报中寻找问题

而外部线索这一点,线索源透露线索的目的有很多,如同行竞争,如高管套现,等等。甚至大家还发现,有些企业被做空,实际上是股东设的一个局,其要通过机构做空自己。以瑞幸咖啡为例,在1月31日浑水发出匿名做空报告之前,大钲资本及其创始人黎辉就相继减持了3840万股和4416万股,大钲资本早期融资瑞幸的钱也在套现后回本。

据反做空研究中心整理,2018年至今,共有29家中概股被做空,其中不少中概股被不同做空机构多次做空。那么,这些被做空的中概股的股东和持股机构具体有哪些?



好未来:被做空四名创始股东持股数大减
作为一家K12教育机构,成立于2003年。2010年,好未来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小学教育机构。

2018年,好未来首次被做空机构盯上,被浑水指控夸大净利润。2020年4月8日,好未来继瑞幸咖啡之后,也自爆数据造假,称企业某一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错误夸大“Lightclass”的销售数据。而该项数据的造假,涉及的金额可能在7500万美金至1亿美金。

据东方财富显示,好未来的股东中有摩根士丹利、Baillie Gifford & Co、瑞银集团、Bright Unison Limited等海外知名机构,持股比分别为9.4%、8.00%、7.4%、25.30%。此外,还有贝莱德集团、先锋国际成长基金、富达中国消费基金等持有好未来股票。国内的嘉实海外中国股票基金、交银中证海外中国互联网、易方达亚洲精选、易方达中国中证海外互联网ETF等知名机构也持有好未来股票。

另外据公开资料显示,张邦鑫、曹允东、白云峰和刘亚超四人是好未来的运营主体北京学而思教育科技有限企业的四个主要股东。其中张邦鑫是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56.50%,曹允东持股26%,刘亚超持股10%,担任好未来联合创始人兼集团总裁的白云峰持股7.50%。

截至2019年5月8日,张邦鑫持股占比29.7%,刘亚超持股比为4.5%,白云峰持股比为1%。至此,大家突然发现,好未来的被做空,似乎只是几个创始股东的有意为之之举,是不是要通过先减持,再主动找做空机构发报告,再接下来承认财务造假,造成股价大跌,再反过来对零散的股权进行收购,一方面可以扩大控制权,另一方面可以在一出一进中赚到钱。

尽管大家还不知道好未来被做空的深层原因,但相信如果大家锲而不舍地研究,会一步一步地扒开其被做空背后的秘密。在此,特别希翼好未来的几位创始股东,能够出来走一走。或发声明也好,给大家发邮件也罢,大家都可以照常发表出来。



新秀丽被做空:最大股东小幅增持后大幅减持
1910年成立于美国的新秀丽(Samsonite)国际有限企业,是国际著名箱包品牌,在全球120多个国家拥有48000多个零售网点。2011年6月,新秀丽登陆港交所。

没错,和其他被做空机构做空的中概股不同,这家在香港上市的企业是一家地地道道的而美国企业。2018年5月,知名做空机构格劳克斯(Glaucus)前研究总监Soren Aandahl成立做空基金杀人鲸(Blue Orca),5月24日发布对新秀丽的做空报告。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全球十大基金企业之一的施罗德基金、摩根大通、爱马仕投资管理有限企业是新秀丽的主要持股股东,持股比分别为8.27%、5.82%和5.02%。

而在杀人鲸做空新秀丽时,彼时新秀丽的主要持股机构是The Capital Group Companies, Inc,持股17130.50万股,占总股本的12.05%。杀人鲸做空新秀丽后,The Capital Group Companies, Inc还增加了持股,持股比增加到15.98%。2019年6月30日披露的信息显示,The Capital Group Companies, Inc减持1.31亿股,持股比下降至6.85%。

大家暂时不知道新秀丽被做空的内情,但从这个案子上,最大股东先小幅增持形成跟风效应后,再迅速大规模减持。这里边的套路看起来有点熟悉,究竟是因为什么,期待有关人士出来走两步,大家一定会认真关注。



万国数据被做空:软银前后多次大减持
杀人鲸在做空新秀丽后半个月,又宣布做空万国数据。

据了解,万国数据是中国领先的高性能数据中心运营商和服务商,其客户包括大型互联网及云服务供应商、金融机构、电信与IT服务提供商以及国内大型企业和跨国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万国数据的主要股东包括新加坡科技电信媒体集团(ST Telemedia)、CyrusOne、软银和中国平安保险。持股机构包括老虎环球基金、贝莱德集团、Cohen& Steers、Kylin Management Llc 等机构。

被杀人鲸做空万国数据得到上述主要股东的力挺以及包括摩根大通JPM、加拿大皇家银行RBC Capital Markets、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以及古根海姆Guggenheim Securities在内的数家全球顶尖投行的声援。但值得注意的是,软银却在2018年持续减持,据2018年3月29日和2018年12月31日披露的信息显示,软银分别减持了3540.00万股和1130.00万股,持股比例下降至6.08%。

大家现在不知道软银跟杀人鲸的关系,但看到软银多次减持,感觉有点奇怪,为什么在万国数据被做空的前后,多次减持呢?



拼多多被做空:Tencent增持,高榕资本在减持

拼多多上市后虽然遭到媒体的诟病、网友的吐槽,也因此许多做空机构盯上了拼多多。

2018年11月14日,做空机构杀人鲸Blue Orca发布了一份针对拼多多的做空报告,质疑后者GMV、员工人数等数据存在造假行为。报告当天,拼多多股价不跌反涨,最终以大涨11.66%收盘。

据拼多多招股书披露,拼多多的主要股东主要包括Tencent、高榕资本、红杉资本。

截止2019年12月31日,持有拼多多股票的机构包括贝莱德企业、IDG中国风险投资基金、高瓴资本、汇丰、Baillie Gifford & Co、摩根士丹利、先锋集团、老虎环球基金等知名机构。

大股东中,尽管拼多多亏损持续扩大,还被杀人鲸、GMT等做空机构盯上,但是Tencent始终没有减持拼多多股票。据2018年7月26日披露的信息还显示,Tencent增持了3157.89万股。

相反高榕资本却在2019年第一季度减持2061.42万股。



安踏体育:三家机构为何踏空

安踏可以被评为近两年最受做空机构“青睐”的企业。据反做空研究中心统计,2018年至今,安踏体育先后被浑水、GMT、杀人鲸三家做空机构做空,其中浑水连续5次做空安踏。但是这三家做空机构都没能成功做空安踏,反而让安踏的股价上涨。

据了解,安踏体育是国内知名体育用品生厂商,旗下拥有安踏、FILA、NBA等品牌。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安踏体育的股东主要有安踏国际有限企业、安达控股国际有限企业、安达投资资本有限企业、TalentTrend Investment Limited和骏亨投资有限企业(TalentTrend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比分别为50.84%、5.95%、4.27%、0.35%和0.04%。



恒安国际:瑞士信贷隐藏到后边哪儿去了
格劳克斯的一个创始创立了杀人鲸,而另一创始人Matthew Wiechert也创立了另一家做空机构——博力达思(Bonitas Research)。

2018年12月12日,在香港上市的恒安国际遭到做空机构博力达思的做空,指控其涉嫌伪造盈利能力、伪造银行存款、通过关联交易获利等罪状。

恒安国际是我国家庭及个人护理用品行业龙头企业,旗下拥有“心相印”、“七度空间”品牌等知名品牌。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恒安国际的股东主要包括安平控股有限企业、天利投资有限企业、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Trust Limited),持股比分别为20.60%、20.04%和3.58%。

值得注意的是,安平控股和天利投资的最终受益人人名单中出现了瑞士信贷的名字。



浩沙国际:被谁捏住了浩沙的脖子?

2018年6月29日,博力达思宣布做空港股浩沙国际。报告发出当天导致浩沙国际股价闪崩至停牌。博力达思称,浩沙国际管理层通过未披露的关联方分销商及供应商网络,夸大收入及盈利能力,从不知情的债权人和少数股东手里骗钱。据博力达思估算,浩沙国际在2016和2017年分别夸大营收6.85亿元和8.94亿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浩沙国际的股东主要有浩邦投资控股有限企业、伟邦实业集团有限企业和方诚钰,持股比分别为42.59%、7.19%和6.08%。

因为博力达思的做空,浩沙国际股价暴跌,由每股2.16港元暴跌86.19%至每股0.29港元。2018年8月,因为股价持续下跌,导致浩邦投资和伟邦实业与若干证券企业抵押的股份被卖出。2018年8月29日起停牌至今。

据媒体报道,从2018年11月起,浩沙陆续关闭了国内的79家门店,2019年6月,有相继关闭了50多家健身房。

2020年3月20日,浩沙国际发布公告称,2020年3月6日,联交所上市委员会决定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取消企业股份在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中新控股:解放传媒的减持有玄机

2018年9月13日,博力达思发表做空报告,称中新控股(8207.HK)已被其董事及最大股东张振新用于进行恶意虚假交易。

受到做空报告影响,中新控股股价两个月累计下跌超过50%,此后更是持续下行,最终于2019年7月8日停牌,至今仍未复牌。停牌时股价为0.012港元,市值不足3亿港元,距离被做空前的200亿港元的市值,蒸发了98.5%。

公开资料显示,中新控股的股东主要有亚洲金融科技有限企业(Asia FinTech Company Limited)、解放传媒(英国)有限企业、张振新和张晓敏,持股比分别为14.04%、7.30%、2.56%和0.39%。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解放传媒在被做空前,减持了2.94亿股,持股比从8.80%下降至7.31%。



波司登:去年做空攻防战的唯一胜利者

2019年6月24日,博力达思做空国民羽绒服品牌波司登,但遭到了波司登的强烈反击,经过两个来回的攻防战,再加上中信在内的国内多家机构发布研报力挺,这场做空攻防战以波司登的胜利告终。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波司登的股东主要有盈新国际投资有限企业、康博投资有限企业、豪威企业有限企业、康博发展有限企业、梅冬,持股比分别为35.70%、29.22%、5.68%、0.49%和0.03%

持股机构包括中信国际资产管理有限企业、中信银行、伊藤忠(香港)有限企业、科瓦集团、LionTrust (Singapore) Limited等。

【本文是本系列文章的第一篇,接下来,大家将认真分析其余被做空的上市企业及其背后股东,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 著作权归编辑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编辑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反做空研究中心 反做空研究... 32 关注 5838 关注资本市场,关注做空与反做空博弈,关注大资本与大企业的较量。 +关注
最近文章
  • 上周,11家企业被减持,4家企业将变更实控人 2020-04-26 13:15
  • 从口罩到熔喷布机,一路都是疯狂 2020-04-24 02:42
  • 分析近两年被做空的中概股:谁在主动减持?谁在割肉离开? 2020-04-23 13:49
  • 美国印度复工的两难选择,世界似乎只有一条路 2020-04-21 10:36

推荐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